關於部落格
藏在寂靜森林中的藍色泉水
  • 315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讓上帝抓狂的三件事

留在迦勒底的閃系亞法撒族人,由於不必花時間精力在探勘遷居上,因此很快地在迦勒底建立了皇朝霸業,五百年間吾珥帝國、古巴比倫帝國迭起更替。當巴別的城塔遭廢棄後,亞法撒族人看上了城南的河對岸之平原,在那裡建立了座新城市,並築起新的『通天塔』來,由於施工順利,大伙感念『月神』之蔭庇,故稱此城叫吾珥。(『吾珥』就是『月光』之意) 遷徙中的先民,在烏漆抹黑的荒山野地裡,仰仗高掛夜空的月亮照明,使之不致失足墜崖,並在饑餓猛獸環伺下,灑落的月光提供他們幾許的安全感與慰藉,而星星則可以正確地指引方向,這就難怪,自古以來,各民族都將『月亮』與『星宿』奉若神明。身處巴別動亂暴風圈的閃族人,由於不必遷徙,自然對指引方向的『星宿』較不在意,他們比較迷信『月光』是帶他們遠離黑暗動亂的唯一依靠。 吾珥的『通天塔』,起初僅高三層,爾後擴建為七層。頂層設置祭壇,是君王、巫覡和附身的『月神』淫瀆之場所,也是巫覡『夜觀天象,求神問卜』的地方,下層就讓『廟妓』以皮肉換錢,表面上是供養神明,實是餵飽巫覡。從事『廟妓神女』一職,非但不會遭鄙視訕笑,反而頗受愚民倚重,因為先民認為生命來自於『性』,所以當他們與『廟妓』交媾時,就是取得『眾神』保證種族繁盛、農作增產、六畜興旺的契約。 當民智漸開,並且因濫交深受性病折磨所苦時,『神女廟妓』制度就漸被『崇拜男女性器』所取代,以『拜性器』來替代與『廟妓』交媾,以避免染上惱人的性病,所以世界各地原住民族,皆有崇拜『男根女陰』的傳統習俗。先民最關心的事,莫過於如何在猛獸掠食、敵人攻擊以及各種自然災禍肆虐威脅下,有辦法生存下去,而『男性器』正是“強壯抗敵”的表癥,『女性器』則與“增產豐饒”有關。 吾珥後來居上,繁華富裕超越巴別,成為當代政經與宗教重鎮。居住在吾珥的亞法撒族人中,有一個人丁單薄的他拉家族,似乎被聖霝默默地帶領著,離開了黑暗帝國的中樞迦勒底,沿幼發拉底河東岸上溯數百公里,等於是回溯『出方舟』時的路線,直走到河上游處的哈蘭定居。半個世紀後(約西元前兩千年),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發生了。 他拉的長子亞伯蘭(日後被上帝改名叫亞伯拉罕),這位離開吾珥時,尚是英姿煥發的青年,如今也已75歲了。亞伯蘭孩提時在吾珥,常常聽聞族中長輩講述高祖挪亞八人,蒙造天地的主宰將他們藏身方舟躲過洪水,並在步出方舟後立刻向主宰獻祭,蒙賜『虹』為約的精彩故事,由於當時方舟八活口尚存人世,搞不好亞伯蘭還曾聽到來自他們的第一手訊息哩! 叫亞伯蘭難以置信的是,傳聞中已經不搭理人類的那位天地主宰,竟然向他這個凡人開口說話。這位造訪亞伯蘭的至高上帝,允諾要讓他的後裔昌盛成為大國(雖然已界不惑膝下無子);要高舉他的名為尊為大成為萬族的祝福(雖然人生已過大半尚一事無成名不見經傳),但唯一的條件是,亞伯蘭得離開哈蘭前往所指示之地【創十二1~4】。 震驚莫名的亞伯蘭,當下作了項改變一生的決定,他要答應上帝的呼召,往那一無所悉的陌生國度冒險一闖。亞伯蘭完全不理會族人的嘲諷與勸阻,帶著妻子、傭僕及牲畜,毅然地放棄舒適的家園,渡過幼發拉底河進入對岸的迦南地,『希伯來民族』就這樣誕生了(希伯來一語即『渡河而來』)!另有一個冒險家,跟著亞伯蘭遷居迦南,就是亞伯蘭的姪兒羅得,羅得相信伯父絕非別人眼中的瘋癲,因此決定追隨開創新天地。 迦南本是含族所遷居之地,當亞伯拉罕踏入迦南時,上帝幾次向他顯現發預言,大意是含族污穢這地,所以上帝要從含裔手中,將這地收回賜給亞伯拉罕,但含族罪孽尚未滿盈,須再等四百年後才執行,這四百年間,亞伯拉罕的後裔要暫時寄居它地,被人苦待成為奴隸【創十五13~16】。照著預言,亞伯拉罕之孫雅各,為躲避大饑荒率領整個家族進入埃及寄居四百多年,並被擁有以實瑪利血統的法老王苦待作奴工。 約西元前一千四百多年,摩西帶領族人踏出埃及,過紅海掙脫奴隸的枷鎖,在西乃山下,以色列民族親自從上帝手中領受『十誡』,並得到『上帝與之同在』的保證,於是最古老、有經典的宗教----猶太教誕生了。 在摩西之前,『今世代』人類對天父上帝的認識,都只靠方舟八活口的講述,而八人所擁有關於上帝的知識,坦白說,僅能以『片斷、貧乏』來形容。由於在撒但刻意『架空上帝』的陰謀下,導致代代口耳相傳的故事中,幾乎都繞著『前世代始祖守護神』之“神話”打轉,反而上帝的正經事鮮少提及,因此,三、四千年前的先民,對天父的認識僅止模糊的抽象概念,早期各民族最盛行的宗教,就是藉巫覡作法以尋找『神諭』的『原始沙蠻信仰』,而這些個附身降旨的『諸神』,充其量只是受造的墮落天使而已。 雖人已淡忘上帝,然祂並不棄人類於罔顧,更未放任“蛇族”愚弄擺佈世人,故特為戳破撒但所編造『上帝高不可攀,不理凡塵俗事(架空上帝)』與『造人類的神,並非全能的主宰(貶低上帝)』之謊言,所以在萬族中揀選亞伯拉罕一人,藉其後嗣以色列一族,好讓亞威的知識透過這管道傳揚於世。上帝特以『降十災』擊潰巫術權勢,以『分紅海』覆滅法老軍團,昭告宣示『萬軍之亞威乃全能並顧念拯救百姓的獨一天父上帝』。自此,人類對造物主宰才開始有較系統與具體的正確認知。 上帝早在造人以先,便預知人類不是撒但的對手,也清楚撒但惡毒的奸計,是要引誘人類污穢按上帝形象、樣式所造的身體,好惹動忌邪的上帝出手滅絕----借刀殺人,因此,上帝早預定了『救贖計劃』,這計劃就從聖霝引導亞伯蘭出吾珥、哈蘭拉開序幕,而在耶穌基督『道成肉身』達高潮,即將在『哈米吉多頓』一役落幕。 『前、今世代』六千年的文明,就快接近尾聲了!從『始祖犯罪到世界末日共約六千年』的說法乃是有根據的,絕非無的放矢。《聖經》之首尾始末有著令人咋舌的對應次序,《創世記》一開始揭櫫『上帝作工六日,第七日歇工安息』,《聖經》的中頁《詩篇》則說『在上帝的眼中,千年好似剛過去的昨日(原文)』,彼得才興嘆『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啟示錄》最末了則記載『哈米吉多頓之後將展開一千年的和平公義國度時期』。 千禧年間人類社會之所以能和平公義,全因混亂的源頭被約制住,所有的黑暗天使不是被丟入火湖,就是被綁縛無底坑,既然四海昇平了,上帝自然“無啥工可作”,《聖經》最後講的一千年喜慶時期,對應了《聖經》起頭講的歇工安息之第七日,那麼,作工的六日暗指『六千年』,於邏輯上貼切的很;另外,《何西阿書》中也有一段類似的預言。 《何西阿書第四章》在譴責以色列民族的極度荒淫穢亂,《第五章》則是宣判選民將承受『成為荒場』的懲罰,但整章結尾處留下一絲盼望,上帝宣告祂要『回到原處』,就等百姓『在急難痛苦中自承有罪,懇切尋求祂的面』。現只要對照耶穌受難前對著耶路撒冷發咒詛道:『看哪!你們的家成為荒場』,及耶穌復活昇天時,天使宣告『祂還要回來(橄欖山)』,再配合著《撒迦利亞書第十二章10節》的一段預言: 『我必將那施恩叫人懇求的霝,澆灌大衛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他們必仰望我,就是他們所扎的;必為我悲哀,如喪獨生子,又為我愁苦,如喪長子。那日耶路撒冷必有大大的悲哀,如米吉多平原之哈達臨門的悲哀』 將耶穌基督與先知何西阿、撒迦利亞的預言兜在一塊時,就不難理解米吉多平原上演慘烈禍事的『那日』,即是硬頸選民悔改認罪,接受被祖先釘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基督是『彌賽亞』的日子,也是基督再臨審判全地的日子,《啟示錄》會將這清算的日子稱之為『哈米吉多頓』,其來有自。我要說的重點是在《何西阿書第六章1~2節》裡頭。 『來吧,我們歸向亞威!祂撕裂我們也必醫治,祂打傷我們也必纏裹。過兩天祂必使我們甦醒,第三天祂必使我們興起,我們就在祂面前得以存活』 因猶太人犯下釘死耶穌基督之大罪,上帝將其撕裂打傷,借羅馬帝國之手驅逐選民流亡海外,但這刑期定為『兩天』,因『第三天』是以色列要『甦醒興起』的日子,若『千年如一日』的話,以色列被懲治兩千年後,就準備進入千禧國度了。由於《聖經》慣取整數,故『兩千年』並非一定得整整兩千年才成,譬如:上帝告訴亞伯拉罕,其子孫要寄居它地被苦待『四百年』,然實際是居留埃及430年;又,被擄巴比倫要『七十年』,然實際上也並非剛好70年。因此,初世紀是以色列民族刑罰之始,那麼,廿一世紀將是以色列民族結束苦難的大概時辰,『哈米吉多頓』可能快則十年後啟動,慢也不會拖過本世紀啦! 說到這裡,筆者不得不對時下興起的『回到耶路撒冷運動』說幾句肺腑言,因這運動的口號偉大動聽,但卻違背諸多《聖經》預言,例如:猶太人明明在眼見耶穌從天冉降之前一刻,都還處在硬心敵擋福音的狀態,保羅更指出『教會被提後才輪到猶太人歸信』,顯而易見,帶領猶太人聽信福音的使命並未交由教會來執行,從《啟示錄第十四章》看來,教會被提後是天使接手傳福音的任務,怎會喊出『中國派出十萬宣教士向中東的回教世界與耶路撒冷進軍』的口號呢?況且,福音傳遞的方向,耶穌明明就吩咐由耶路撒冷幅射向地極擴散開來,莫非耶穌現又頒佈新的命令,調整改變方向從地極返頭傳回耶路撒冷啊!又,耶穌明明要耶路撒冷人於末期時聞風逃離聖地了,這運動怎將人推回風暴圈中呢?若這運動真是出於聖霝的感動,個人以為有一個可能,那就是上帝準備讓這批勇士當炮灰以殉道,打算要拿十萬熱血華人宣教士的命,作為發動『大災難』血洗以色列民族的聲討檄文!不然就是有人逞血氣私慾亂發起運動,希望大家冷靜查驗這運動的方向與目標符不符合《聖經》預言。 ※ ※ ※ ※ 再回顧《創世記》的前半部,記載著三件惹動亞威怒氣的穢亂事。『天使亂性』與『巴別造塔』這兩件事,我們已瀏覽過了,現在來看看第三件讓上帝大動肝火的邪淫事。 含族離開巴別後,含之么兒迦南遷往迦南地定居,不久後開枝散葉成十數個宗族,分散統治整片的迦南地。迦南地扼歐、亞、非三洲橋樑,因此經商貿易是迦南民族的特長(迦南原意即『商賈』)。短短數百年間,迦南人在濱海沿岸設置了一座座的港口,給他們帶來源源財富,同時長得高頭大馬的迦南子孫,也在平原及山地上建立了一座座堅固的城池,擁有極堅強的軍事力量。迦南人可謂得天獨厚,其生活富庶奢糜,不過“飽暖思淫慾”,也發展出淫穢異常的『沙蠻』信仰來。 正因迦南的原生信仰非常邪惡,遠遠勝過巴別的穢亂,所以日後約書亞領軍攻打迦南地時,上帝命令約書亞要毫不手軟地徹底剷除迦南族裔。許多人讀《約書亞記》這段血腥戰史後,便妄論上帝的手辣,卻未考量迦南人為討『巴力』歡心,連自己無辜兒女都不顧惜地殺來獻祭是何等地心狠! 『迦南地一定有大事在醞釀,要不然上帝怎會派遣一位謎樣的人物,就是祭司麥基洗德居住於此,接著又叫亞伯拉罕渡河遷來此地與之會合呢?』,“蛇族”也嗅出極不尋常的氣氛,黑暗帝國趕緊施放魔咒,搶先緊緊箍栓著迦南人的心靈。 羅得所寄居的所多瑪與旁鄰的蛾摩拉,這兩座位於鹽海(死海)南濱的富饒城市,正日日上演著不堪入目的荒誕事。所、蛾一帶的罪孽深重,叫亞威上帝不願坐視,立時頒下滅絕令,兩城附近凡有氣息的,盡付硫磺火燄中,僅羅得一家四口倖免【創十九24~28】。 『前世代』因『人神淫瀆』導致人類除挪亞一家八口外,全數滅頂於“水深”中,而那使得所、蛾兩城居民除羅得一家四口外,盡皆焚葬於“火熱”中的原因為何呢?到底是甚麼罪無可逭之姦邪,迫使上帝不得不痛下殺手嚴懲所、蛾啊! 彼得在述說洪水的往事前,先題到『天使犯罪』,接著又講到所、蛾兩城,因『淫行』遭毀滅的事蹟【彼後二4~8】。《猶大書》也題及:『又有不守本位,離開自己住處的天使,主用鎖鍊把他們永遠拘留在黑暗裡,等候大日的審判;又如所多瑪、蛾摩拉和周圍城邑的人,也照他們(指天使)一味的行淫,隨從逆性的情慾,就受永火的刑罰,作為鑑戒』【猶6~7】。 從以上兩處經文中,透露著上古兩件被上帝處以殛刑,特別要作為給後代人的提醒殷鑑之事,全都與『亂性----放縱逆性情慾』有關。『洪水滅世』實因『天使亂性』,上文已講得非常清楚了,那麼『兩城焚燬』究竟又是犯了何種形態的『逆倫亂性』呢?所謂『逆性情慾(原文作“反常情慾”)』又是何所指呢? 保羅在《羅馬書》第一章開宗明義說:當人類『架空、貶低上帝』後,接著會犯一項咎由自取的邪惡大罪,那就是『同性交媾』,也就是說,『人神雜瀆』尚嫌不足,還要倒行逆施上演『同性茍合』之可恥事。【羅一19~27,此段經文請反覆琢磨】 所、蛾會被焚燬,正是因『同性戀』的緣故。當兩位奉上帝令諭,顯現身形的天使,踏入所多瑪城被羅得熱忱接待在家中歇息過夜時,城裡的男人聞風扶老攜少前來,將羅得的房子團團圍得水洩不通。所多瑪的男人幾曾見過如此俊俏的美少男,個個慾火攻心不顧體面,父親拖著兒子,哥哥拉著弟弟,全擠在羅得家門口齊叫囂著:『今晚到你這裡來的人在哪裡?把他們帶出來,我們要與他們同房』【創十九5原文】。羅得為保住兩人的清白,甚至向這群暴民提出,以兩個尚是童身的女兒替代之條件,但卻被這群垂涎男色的無恥之徒給拒絕了。 不管『同志神學』如何地詭辯,單從《原文聖經》白紙黑字的記載,就可以斷定所、蛾兩城被焚燬,的確是肇因於『同性戀』這等邪惡大罪。“同種異性交合”乃『順性情慾』,婚約外的異性交合是違法的順性情慾,但屬於『罪』的領域;至於『逆性情慾』的定義是“異種交合”及“同性交合”,皆歸類於『邪』的範疇。上帝極為震怒的『逆性情慾』有三----『人神交媾、人獸交媾、同性交媾』,前兩項是“異種交合”,第三項則是“同性交合”。 『人神交媾』狹義上指『人與巫覡、廟妓等專職靈媒進行性行為』,另外,『人與鬼附者進行性行為』也算是種『人神交媾』,不過,得先釐清『被鬼附於體內』與『被鬼從身外轄制』之間的區別。我必須說,這世界現階段尚處於魔掌的控制下,每個人無可避免或多或少會被鬼魔力量牽引著,包括已重生得救的聖徒也難倖免,但真正的『鬼附』其實並不常見,大多的情況是鬼魔如影隨行跟在身邊搗蛋,『靈恩運動』有項大弊端,就是動不動就論斷某某弟兄姐妹“被鬼附”,搞得人心惶惶聞鬼色變,真是荒唐至極。 那被耶穌血價買贖的身體,是聖霝居住的聖殿,又豈是鬼魔敢登堂入室的,頂多只容牠挨近身旁撒野罷了!故『趕鬼』時不要光一味地奉聖名吩咐『惡者出來』,因有時鬼並不附在體內而是躲在身外某處,故得變通命令『惡者不准接近』。『鬼附』的特徵是一定會伴隨超自然的智能彰顯,一個人神情舉止怪異,頂多是被藏在身外的鬼魔給影響轄制而已,切勿草率判定每個個案都進入『鬼附』階段。在此僅禁止『與鬼附者性交』,千萬不要亂擴充株連『被鬼魔影響轄制者』,畢竟連基督徒也難避免遭到鬼魔的攻擊。 廣義的『人神交媾』指的是『一切委身於假神的契約交易行為』,包括『拜偶像、習巫術、占卜』等,雖然與『性行為』無關,但通通被上帝視為人鬼間發生屬靈的不潔通姦行為。至於『人獸交媾』就請讀《利未記第十八章23節、第廿章15~16節》吧! 當我將『難道只因含撞見酒醉赤身的父親之下體,含的子孫就得承擔如此重的咒詛嗎?』之疑問,請求聖霝教導時,聖霝讓我“知道”:含看見赤身露體的父親時,心中起了淫念,含在當時對父親作了逆倫不軌的性侵犯,以致挪亞酒醒後,怒不可遏的下毒誓咒詛含之子迦南【創九20~27】。(若含只是窺視父親私處後加以渲染,挪亞絕不會暴跳如雷地咒詛自己的骨肉,何況,在古代男人光著屁股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而且挪亞難道不須為自己貪杯嗜飲以致失態負點責任嗎?只因含實在玩過火了) 含的後人遺傳了『同性逆癖』,在一座座的『塔』內除設『廟妓神女』嫖淫外,更添『孌童男娼』狎玩。迦南在出巴別後遷徙迦南地,『同性戀癖』也在迦南地大行其道,這是所、蛾兩城及周圍城邑被焚為灰燼的主要原因。 彼得與猶大都強調,所、蛾因『同性逆淫』遭火焚,是要給後代人作為『鑑戒』用,保羅也聲明『作孌童,親男色的不能承受上帝的國』【林前六9】。《聖經》從頭到尾都一致表明,『同性戀』是上帝所極端厭惡的可恥事,因它顛覆了上帝『造男造女』的倫綱【利廿13】。那為何教會在這事上的態度暗昧不明,傳道人唯恐得罪『人權團體』故意裝聾作啞,甚至容許有“同志教會、同志團契、同志小組”之設立呢? 美國長老教會在2000年『總會年會』中,投票表決『同志婚禮』之議案,與會牧者中,268票反對為同志舉行婚禮,251票贊成,僅以些微的17票保住防線。但今天若再投票時,防線會不會潰散呢?況且,反對為『同志』主持婚禮者,並不意謂是反對『同志戀』行為者,那真正執守《聖經》原則反對『同志戀』者,恐怕只佔少數。 我奉命將這事說明白、講清楚!『耶穌基督為何遲延兩千年尚未再臨審判?』,答案就在祂親口所說的預言裡。祂提示:『挪亞的時代怎樣,羅得的時代怎樣,人子顯現的日子也是這樣』【路十七26~30】,這段話至少暗示了三個重要的真理: 一是,基督再臨審判的滅世災禍,將在眾人毫無警覺之時發動。可預見,“世界和平”的樂觀聲浪將會響徹雲霄,而“末日近了”的悲觀呼籲終成絕響,一旦『末世論』在教會中噤若寒蟬時,大概就是基督再臨復仇之際了。眼下正是噤聲前下最後通牒的時刻,但筆者靜觀人心恐已被『成功神學』給收買了,信徒眼中的世界“錢景一片光明”,教會在大力推崇『成功、卓越、富裕』之餘,還有心思等候『基督快快降臨拆毀重建這世界』嗎? 二是,當造成『洪水滅世』與『所、蛾焚毀』之主因再現時,就是基督再臨審判時,也就是說,當『錯亂人類基因』與『同性戀普及化』時,地球遭火焚的末日就近了!耶穌之所以遲延兩千年還未動手清除罪孽,正因人類尚未惡貫滿盈,一旦人類基因再度被干擾、逆性情慾再次氾濫時,『世界末日』如飛而至。 近幾年來,這兩件邪惡事正一日千里地擴張版圖,以往『同性戀』是躲在陰暗角落的勾當,是抬面下見不得光的齷齪事,但現在,愈來愈多國家立法保障同志的權益,同志團體也定期在全球各大都市聲勢浩大地集會遊行,而媒體及輿論總以『保障人權』來表態支持,若有誰膽敢公開指責『同性戀』行為,誰就被貼上『反人權』的標籤,就連教會也逐漸屈服在這股潮流下,一改以往撻伐的態度,對《聖經》中譴責『同性逆淫』的經文視而不見。(關於『錯亂人類基因』請看上篇之“潘朵拉的盒子”) 三是,在『洪水滅世』與『所、蛾焚毀』之前,都會有人先蒙拯救,免陷於“水深火熱”中,因此,『七碗大災難』宣洩上帝怒氣之前,也會有批聖徒先蒙救拔遠離火場----被提。有兩種人會倖免於難,就是『反對邪穢事挺身公然指謫之人』,以及『不認同邪穢事於暗中為此憂傷嘆息之人』。請務必詳讀《彼得後書第二章4~9節》及《以西結書第九章3~6節》,此兩段經文事關每位信徒今生的安危、永世的福禍。 這世界從沒有一天停止過『得罪上帝』,燒殺擄掠之惡事日日上演何曾停歇過,但仁慈的上帝絕不會為此而誅除全人類的,會惹動『滅世大災難』的,只有『錯亂人類基因』與『同性戀普及化』這兩件『挑戰上帝』的邪穢事,凡基督徒對這兩件事抱著『不反對』或『默許苟同』的態度者,審判時必與從事邪穢事者一同被嚴懲,特別是裝聾作啞的傳道人,更是罪無可逭。 凡深知自己行為偏差,卻又無力自拔的『同性戀』者,只要他表明願脫離邪惡深淵之決心,教會要盡力輔導幫助他;但那些樂在其中不以為過,更高喊要爭人權、爭合法的『同性戀』者,就由他去吧!因為『上帝已任憑他們放縱可羞恥的情慾,任憑他們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許多『同性戀』者的人格已被嚴重扭曲了,『他們不但自己去行,還喜歡別人去行』【羅一24~32】,這種巴不得別人也同陷於沉淪的傾向,正是『鬼魔特質』,教會要站出來譴責這種鼓譟邪穢風氣蔓延的惡徒,因為這一小撮人勢必連累全人類同遭烈火洗禮。 在全然聖潔的上帝眼中,『罪』並無大小、多寡之分,因犯一條就等於犯眾條【雅二10】,然上帝真正在意的是罪人的『心態』,那『明知不對卻軟弱去行但懊惱不已者』與『耽溺罪中樂不思返』者,上帝對待的方式大不同。『知錯願改』是獲得恩赦的基本要素,至於有無能力馬上改過,則另當回事!那連有錯都不知道、不承認的人,或知錯卻又不願改的人,豈會向上帝祈求垂憐寬恕呢? 教會裡充斥著動聽,但違背上帝心意的濫情口號,如『教會不可以輕言放棄任何人』、『教會有責任拯救每個人』。如果,您真正知道『哈米吉多頓』是何情景,您就會有智慧去分辨,那一種人您要伸出援手,那一種人您要保持距離,凡『死不認錯』的人連上帝都撒手不管了,您就省省力氣吧! 『有些人存疑心,你們要憐憫他們;有些人你們要從火中搶出來,搭救他們;有些人你們要存懼怕的心憐憫他們,連那被情慾沾染的衣服也當厭惡』【猶22~23】。 每當教會高分貝地嘶喊濫情的口號時,彷彿是在控訴道:『上帝啊,您怎能任憑世人行惡,不設法勸回他們,最後無情地將之拋入火湖裡』;又好似在炫耀說:『上帝您看!一大堆您已撒手不管的罪人,我可用盡心思、千方百計地一個也沒放棄哦!』。教會是想證明比上帝仁慈寬厚嗎?教會已曲解『愛、饒恕、接納』的真正意思,廣納百川反成了縱容包庇助長罪惡的溫床,成了『各樣污穢可憎之雀鳥的巢穴』。請體會以下三處經文:【啟廿二11、提後三13、帖後二10~12】。 上帝看『人神、人畜、同性逆倫』三件邪穢事,比偷盜詐殺的惡行更令祂氣結,但撒但卻針對上帝對邪淫勾當深痛欲絕的聖潔屬性,百般地引誘按上帝形像、樣式所造的人類深陷穢亂中,一來叫創造的主宰顏面掃地;二則迫使忌邪的上帝,對荒淫無度的人們徹底絕望,最後不得不搬出滅絕鍘令。『路西弗知道火湖之行不能免,好歹也要拖拉些人陪伴上路』。 為了讓人類『生養眾多,遍滿全地』,好管理上帝造在地球的所有生物,上帝祝福著『婚約』範圍內的性行為----合法的順性情慾。《聖經》以『戲玩』描寫以撒和妻子利百加交歡情景【創廿六8】;《雅歌》浪漫的筆法,歌頌著夫妻情愛在肉體與精神上的膠漆綢繆;摩西律法甚至規定,已下聘訂親者,不可徵召上戰場,新婚的頭一年,新郎倌也不必隨軍出征,更不用服任何公務勞役,閒賦在家的那一年間,他唯一的責任是『使他所娶的妻快活』【申廿7、廿四5】。 初代及中世紀教會中,有些異極端教派視夫妻間的性事為不潔骯髒,所以規定教徒守獨身或禁慾,這根本違背上帝造男造女恩賜婚姻的美意。舊約時代,任職於會幕和聖殿裡的專職祭司及利未人,不只納有妻室,更在律法允許下娶多房;舊約先知們也以『聽聞不到婚嫁喜慶聲』來形容上帝對國家城邦的滅絕懲罰;新約時代耶穌強調,上帝造人時和造單一中性的天使不同,其本意就是要『男女兩人成為一體』【可十6~9】。 耶穌表示,只有三種人可以不必結婚:一是,因先天生理缺憾以致不能人道者;二是,因後天因素造成生理缺憾無法成親者;三是,為專注天國福音事工而自願獨身者。除了以上三種情況,人人都要論婚談嫁。該提醒大家的是,絕不可輕視嘲諷以上三種人,因為他們的際遇是上帝賜的,譏笑他們恐會得罪上帝【太十九10~12】。 第三種獨身者乃是自願性的。保羅和巴拿巴自覺獨身較不受牽絆,因此他倆自願放棄婚姻,而其他的使徒皆有家室【林前九5】,但獨身的保羅強力主張信徒要嫁娶,以免落入撒但所設計的情慾陷阱中【林前七8~9】,保羅更痛批『禁止嫁娶』之謬論根本就是『鬼魔的道理』【提前四1~3】。 天主教強迫其神職人員必須獨身不准嫁娶,使得性慾無法藉『婚姻』合法的管道宣洩,以致不時地傳出男女孩童遭神父或修女性侵害的事端。近年,此守獨身的陋規已較放寬,不過凡要婚嫁的神職人員,還是得被迫還俗放棄聖職。(雖然會犯下性侵害罪者,不全然是無配偶者,但天主教若不要強制神職人員守獨身,教內醜聞憾事一定會大幅減少) 血肉軀體讓『魂』的慾望有宣洩的出口,但也可能縱放成脫韁野馬。一旦肉體不存在時,情慾是可以輕易解決的,聖天使們及離世聖徒的霝魂,常常浸沐在上帝純淨的愛與溫柔的光圍中,天堂裡有一池用來滌淨霝魂,晶瑩剔透宛若水晶的『玻璃海』,浮潛其中讓滿足的狂喜,將刻鑿在記憶中的傷害、仇恨及骯髒的思緒,不斷地淬濾出來。 但那些被上帝驅逐,無法享受天堂榮美的墮落天使們,已被不斷累積的仇恨、忌妒、貪婪、偏執、邪淫所吞噬,初造時的榮美樣,已扭曲成猥褻的猙獰貌。選擇親近造物主宰或離棄祂,『魂』自會反映出光明與黑暗的實際狀態,就如同試紙自然顯示試劑的酸鹼值一樣的精確。 『巴比倫本是列國中的華美,是迦勒底人引以為傲的榮耀,必像上帝所傾覆的所多瑪、蛾摩拉一樣。那地必永遠沒有居民,世世代代無人居住;----巴比倫受罰的時候臨近了,它的日子必不長久。』 【以賽亞書十三19~2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