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藏在寂靜森林中的藍色泉水
  • 315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噓!

屋中陳設包括:開放式的起居間,在樓上則陳列著畫作。引人注意的則是一連串的門。位於一樓的大門,通往了花園和美麗的村莊;另一扇門則通往陳設雅致的書房;第三扇門則通向了輕盈和時尚感兼具的廚房。第四扇門則帶領我們前往既豪華又舒適的洗手間和沐浴設備,而一扇等身大小的窗戶面向南方,提供了寬廣的視野。樓上的其中一道門通向了主臥室,而另一扇門則是一間「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壁櫥,放置著床單等物。樓上的走道則通往這個樓層的其他房間。另一間布置完善的洗手間則位於樓梯間轉角處。 總體看來,這是一間傳統英式建築──眼光銳利的觀眾會在瞬間有置身住家的感覺。) (當幕拉起,現代的電話鈴聲響起。擔任管家的克拉凱提太太自廚房走入,拿著一盤令人印象深刻的沙丁魚。) 克拉凱提太太“你在那邊一直響也沒有用啊,我又不能一邊開沙丁魚罐頭一邊接電話。我只有一雙腳。(把沙丁魚放在沙發旁邊的電話桌,拿起電話)喂‧‧‧對可是現在沒有人在家,親愛的‧‧‧不,布蘭特先生不在‧‧‧對,他住這裡但 是他現在人不在這,因為他現在人在西班牙‧‧‧沒錯,菲力浦˙布蘭特先生,是他沒錯‧‧‧對,就是那個寫劇本的,沒錯──不過他現在跑去西班牙寫了‧‧‧沒有,他太太也在西班牙,他們全家都跑去了,現在這裡沒人在家‧‧‧什麼?我在不在西班牙?不,親愛的,我不在西班牙。我替他們打理房子,不過我禮拜三下午一點的時候會回家,所以我在我自己的家裡‧‧‧喔,不是,因為我現在弄了一盤好吃的沙丁魚,準備翹起腳來享受。因為他們這邊的電視是彩色的嘛,而且剛好現在播的是關於皇家賽馬的新聞耶,──你知道的嘛,皇家耶──報紙跑去哪裡了啊‧‧‧? (她四處翻找報紙) ‧‧‧如果你是想要租房子的話,你就打電話給房屋仲介那邊,因為他們是 負責仲介這間房子的人‧‧‧"斯果爾,斯果爾,哈克翰" ‧‧‧還有‧ ‧‧嘖,等一下,我去看一下。 (她把話筒掛好) (或者說,在羅賓˙豪斯孟格的劇本,"Nothing On"裡是那麼寫的。但實際上,她並沒有把話筒掛好,而只是放在電話旁邊。) 噢,每次都這樣,每次你才剛把腳翹起來準備休息的時候,就一定會有事情 (克拉凱提太太走入書房,手中拿著報紙。) (或者說,劇本裡是那麼寫的。但實際上她拿著的卻是那盤沙丁魚,而不是報紙。而就在此時,道蒂˙奧特莉,飾演克拉凱提太太的女演員,忽然脫離了角色,對自己的動作發表了 看法。) 道蒂:我應該拿著沙丁魚嗎?不對,我把沙丁魚放下了。不,我拿著沙丁魚。 (一個脫離現實的聲音響起,是洛伊德˙達拉斯,這部戲的導演,自觀眾席的某處黑暗之中 回答。) 洛伊德:把沙丁魚放好。還有,把電話掛上。 道蒂:喔,對,要掛好電話。 (她掛好了電話,再次走向書房,可是手上還是拿著沙丁魚。) 洛伊德:然後,把沙丁魚給我放下。 道蒂:然後,我放下沙丁魚? 洛伊德:你放下沙丁魚。 道蒂:我把電話掛好,然後我把沙丁魚放下? 洛伊德:對。 道蒂:噢,我們改過這邊了? 洛伊德:沒有,親愛的。 道蒂:我們一直都是這樣演的? 洛伊德:我可不會那麼說,我親愛的道蒂。 道蒂:那台詞呢,親愛的?我有把其中的一部分念對吧? 洛伊德:其中的一部分聽起來是有點熟悉啦。 道蒂:只不過現在我覺得好像跟吃角子老虎一樣。 洛伊德:這我了解,道蒂。 道蒂:我張開嘴巴,可是根本就不知道跑出來的到底是三個柳丁,兩個檸檬還是一根香蕉。 洛伊德:總之,現在還沒晚上12點,我們要到明天才正式開演。好,你現在拿著話筒… 道蒂:我拿著話筒… 洛伊德:"斯果爾,斯果爾,哈克翰" …還有…嘖,等一下" (道蒂回到克拉凱提太太的角色。) 克拉凱提太太:"斯果爾,斯果爾,哈克翰" …還有…嘖,等一下,不要走遠喔,我先掛起來。 (她把電話掛好) 齁,每次都這樣,你才把你的腳翹起來兩分鐘,他們就馬上來煩你。 (克拉凱提太太走入書房,手上拿著報紙。) (只不過實際上她並沒有拿著報紙。) (鑰匙的聲音。) 洛伊德:等一下。 (大門打開了。門口站著的是羅傑,手裡拿著個紙箱子。他大概三十歲,一副掌管著高級不動產的氣質。 羅傑:‧‧‧我的管家,對,可是她今天下午放假。 洛伊德:等一下,蓋瑞。道蒂! (維琪從大門走進來,她是個年約20出頭的尤物,身材火辣,從頭到腳賞心悅目。) 羅傑:所以,現在整間房子都是我們的了。 洛伊德:等一下,布魯克。道蒂! (道蒂從書房走出來。) 道蒂:回來? 洛伊德:對,然後你再走出去一次,記住手上要拿著報紙。 道蒂:報紙?啊!對喔,報紙。 洛伊德:你把電話掛好,把沙丁魚放下,然後,你拿著報紙走出去。 蓋瑞:報紙在這邊,親愛的。 道蒂:不好意思喔,親愛的。 蓋瑞:(擁抱她一下) 別擔心嘛,寶貝。這只不過是技排。 洛伊德:這次是服裝,蓋瑞寶貝,這次是服裝整排。 蓋瑞:那技排是什麼時候? 洛伊德:那服裝整排是什麼時候?我們明天就要開演了! 蓋瑞:可是,我們都以為今天是技排耶。 (對道蒂說) 對不對,親愛的? 道蒂:都是那些台詞啦,親愛的。 蓋瑞:不要擔心台詞,道蒂,我的小親親。 道蒂:不知道跑出來的會是柳丁還是檸檬。 蓋瑞:聽著,道蒂,你的台詞很好。你的台詞比‧‧‧都還要好,你懂我的意思嘛。(對布魯克說) 對不對? 布魯克:什麼? 蓋瑞:(對道蒂說) 我是說,好嘛,他是,你知道的,對。可是道蒂,親愛的,你已經幹這行幹了那麼‧‧‧嗯,我的意思是,天啊,道蒂,你懂我意思。 洛伊德:好了嘛?好,所以蓋瑞和布魯克在場外,道蒂現在拿著電話‧‧‧ 蓋瑞:不,可是你看,我們現在在這邊,想著,天啊,明天就要開演了,之前只有兩個禮拜讓我們排,我們根本不知道我們要怎麼辦,可是你看,天啊,我們明天就要開演了! 道蒂:沒錯,我的小心肝。他說的沒錯吧,洛伊德? 洛伊德:真是說的盡善盡美,蓋瑞。 蓋瑞:不,可是你看,剩下來的這個禮拜我們都要在威斯頓速普瑪爾演出,然後是耶威爾,然後天曉得我們要去哪兒,而天曉得再下一個要去那兒,而天曉得這樣下去要多久,所以每一個人都有點…感覺到…你知道…(對布魯克說) 我的意思是,你不會嘛? 布魯克:什麼? 洛伊德:好,所以,你們在場外,道蒂拿著話筒… 蓋瑞:對不起喔,洛伊德,可是你知道,有的時候你就是必須有話直說,你懂? 洛伊德:我懂。 蓋瑞:謝啦,洛伊德。 洛伊德:好了嗎? 好,所以你們兩個都不在場上,道蒂拿著話筒… 蓋瑞:洛伊德,讓我再說一句就好了,反正我們已經停下來了嘛。我個人曾和很多導演合作,他們有的是天才,有的是渾蛋,可是啊,我從來沒有遇過像你這樣…完全的…絕對的…我不知道怎麼說… 洛伊德:謝謝你,蓋瑞。那你現在可以給我滾下這個該死的舞台了嗎? (蓋瑞從大門離開。) 對了,布魯克… 布魯克:什麼? 洛伊德:你在場上嗎? 布魯克:場上? 洛伊德:你在台上嗎? 布魯克:台上? 洛伊德:你在場外! 好了,我再提一次暗示點,開始。 (布魯克從大門離開。) 所以你現在站在那邊,手裡拿著話筒。 道蒂:我現在站在這邊,手裡拿著話筒。我把話筒放好,然後我把沙丁魚放下。 ? 克拉凱提太太:噢,每次都這樣… 洛伊德:手上拿著報紙。 (她走回來,把報紙和電話拿在手裡。) 道蒂:我把沙丁魚放下,然後拿著報紙。 克拉凱特太太:齁,每次都這樣,心理的壓力解除了,肚子也就餓了。 道蒂:然後我總算可以走了。 洛伊德:把話筒放下。 (她把話筒放下。羅傑和之前一樣的走進來,手裡拿著紙箱。) 羅傑:…我的管家,對,可是今天下午她放假。 (維琪和之前一樣的走進來。) 所以,現在整間房子都是我們的了。 (羅傑走回門外,然後把一個旅行袋拿進來,關上大門。) 我來檢查看看。 (他把廚房的門打開。維琪環顧四週。) 哈囉?有人在家嘛? (把門關好。) 嗯,沒人在家。你覺得怎麼樣? 維琪:好棒。這整間都是你的嘛? 羅傑:其實只是間在森林裡面的小房子啦,沒什麼。原本是一間十六世紀的磨坊。整修過了。 維琪:一定很貴囉。 羅傑:噢,有的時候你必須要準備一些地方來娛樂你事業上的夥伴嘛。事實上,大概四點的時候有人會過來,阿拉伯人,你知道嘛,石油啊。 維琪:好,還有我必須在四點的時候把那些檔案拿去拜新史塔克的辦公室。 羅傑:好,那我們剛好有點時間偷個歡,不是,我是說,我們就先做吧,不是,我的意思是… 維琪:好啊。 羅傑:(把箱子放下,然後打開旅行袋) 我們還是可以先把香檳冰一下吧。 維琪:好多門喔。 羅傑:喔,其實只有一些啦。不多。書房,廚房,還有一個給管家住的小套房。 維琪:太棒了,那麼哪一間才是… 羅傑:什麼? 維琪:你知道的嘛… 羅傑:噢,從這邊。 (替她打開了樓下洗手間的門。) 維琪:太棒了。 (維琪走入洗手間。克拉凱提太太從書房走出來,手裡沒有報紙。) 克拉凱提太太:現在沙丁魚又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羅傑和克拉凱提太太兩人同時間的驚訝。羅傑把洗手間的門關上,迅速把香檳塞回包包裡。) 羅傑:對不起,我以為今天沒人在家。 克拉凱提太太:我是不在家,我今天放假。不過你知道,電視上有皇家賽馬的新聞報導,頭上帶著帽子全身掛滿水果的,你又是誰啊? 羅傑:我是房屋仲介的人。 克拉凱提太太:房屋仲介? 羅傑:"斯果爾˙斯果爾˙哈克翰˙德利"公司。 克拉凱特太太:那你到底是他們的哪一個?斯果爾,斯果爾,哈克翰,還是德利? 羅傑:我是川普曼。 克拉凱特太太:大搖大擺的走進來,還真的把這間房子當你自己的勒!我差點以為你是小偷。 羅傑:沒有啦,我只是順道路過…檢查一些東西而已。嗯…只是來測量一些尺寸…嗯,就做一些小小的工程啦。 (洗手間的門打開了,羅傑很快的把它關起來。) 喔,還有個客戶,很可能會租這邊。我帶她來參觀一下。 維琪:(從書房離開,手裡拿著沙丁魚場外,把門打開)這門是怎麼搞的啊? 羅傑:她在考慮要不要租這裡,而且她真的是很感興趣的樣子。 (維琪從洗手間走入。) 維琪:那間不是臥室啦。 羅傑:臥室?不,那間是樓下的洗手間和衛浴設備。而這位是管家克洛凱提太太。 克拉凱提太太:是克拉凱提,親愛的,克拉凱提。 維琪:噢,你好! 羅傑:她待一會兒就走了。 克拉凱提太太:是因為電視機的顏色啦。 羅傑:皇家賽馬的報導嘛,你知道的。 克拉凱提太太:我們家的電視是黑白的。 羅傑:(對克拉凱特太太)別顧慮我們。 克拉凱特太太:我會把聲音關小的啦。 羅傑:我們只是巡視一下房子。 克拉凱提太太:現在我又把報紙放那兒了啊? (克拉凱提太太從書房離開,手裡拿著沙丁魚。) (只不過她又忘了。) 洛伊德:沙丁魚! 羅傑:我很抱歉。 洛伊德:沙丁魚! 維琪:沒關係啦,我們又不需要電視,對不對? 洛伊德:沙丁魚! (道蒂從書房走出來。) 道蒂:我忘記拿沙丁魚了。 蓋瑞:洛伊德!這些該死的沙丁魚!我們一定得想辦法才行啦,這樣下去不行。 洛伊德:怎樣下去不行啊,蓋瑞? 蓋瑞:好,你反正沒關係嘛,坐在那邊看我們演,可是我們在台上必須要搞這些沙丁魚,我們每個人都感覺一樣。 (對布魯克說) 對不對? 布魯克:阿,什麼? 蓋瑞:沙丁魚。 布魯克:什麼沙丁魚? 蓋瑞:(對洛伊德說)我的意思是,我們在台上演的一屁股灰,然後在第一幕就有四盤沙丁魚。你懂我意思? 洛伊德:帕珮!(對蓋瑞說)你想怎樣?你想要別的是不是?這你的意思嘛?你要不要叫帕珮去挫一些香蕉泥? 道蒂:我們可不想要四盤香蕉泥。 (舞監助理帕珮從舞台側邊走進來。) 洛伊德:帕珮,我們現在不要沙丁魚了。 蓋瑞:我們不是故意在刁難你啦,親愛的帕珮。 道蒂:我們覺得沙丁魚很棒。 蓋瑞:(對道蒂說)親愛的,如果你覺得好的話我都好。 道蒂:如果你好的話我就好。 洛伊德:那,蓋瑞寶貝,你到底想說什麼? 蓋瑞:洛伊德,我們的意思很簡單:我們在台上手忙腳亂的…天啊! 洛伊德:我懂了。懂了嘛,帕珮? 帕珮:嗯。喔。懂了。 洛伊德:好,很好,再走一次。從道蒂出去開始,對了,帕珮… 帕珮:什麼? 洛伊德:不準再有這種事情發生。 帕珮:喔,不會。 (帕珮從舞台側邊離開。) 蓋瑞:不好意思,洛伊德。我覺得我們要把話說清楚。 洛伊德:當然。只要道蒂開心就好。 道蒂:當然開心得不得了,親愛的洛伊德。 洛伊德:那你可不可以幫我做一件事,親愛的道蒂? 道蒂:喔,任何事,洛伊德甜心。 洛伊德:把沙丁魚帶走。 (克拉凱提太太從書房離開,手裡拿著沙丁魚。) 羅傑:我很抱歉。 維琪:沒關係啦,我們又不需要電視,對不對? 羅傑:她在這個家已經待了好幾代了。 維琪:很好。哪麼,來嘛。(走上樓梯)我四點要趕到貝新史塔克。 羅傑:要不要我們先喝杯香檳呢。 維琪:一起拿上來開嘛。 羅傑:好的,嗯… 維琪:喔對了,小心不要讓我的檔案不見喔。 羅傑:不會,只不過… 維琪:怎麼樣? 羅傑:嗯… 維琪:她嗎? 羅傑:她在這個家已經待了好幾代了。 (克拉凱提太太從書房走進來,手裡拿著報紙,卻沒拿著沙丁魚。) 克拉凱提太太:沙丁魚…沙丁魚…喔,親愛的,我當然不該說這個啦,不過,聽著:不要想太多,租就對了。你會很喜歡這邊的。 維琪:喔,太好了。 克拉凱提太太:(對羅傑說)對不對啊,親愛的? 羅傑:對,嗯,沒錯。 克拉凱提太太:(對維琪說)而我們也會非常歡迎你在這邊住下來的,(對羅傑說)對不對啊,親愛的? 羅傑:嗯,喔。 維琪:太棒了。 克拉凱提太太:沙丁魚,沙丁魚,肚子餓的時候是不可以把腳翹起來休息的,對不對? (克拉凱提太太從廚房離開。) 維琪:你看,她覺得很棒。她還要幫我們做沙丁魚呢。 羅傑:嗯… 維琪:我覺得她人很好。 羅傑:嗯,很好。 維琪:那麼,到底是哪一間啊? 羅傑:好,趁她拿著沙丁魚回來之前… 維琪:在這上面? 羅傑:對,對。 維琪:在這裡面? 羅傑:對,對,對。 (羅傑和維琪進入樓梯間的洗手間。) 維琪:這一間也是洗手間啊? (他們又出現了。) 羅傑:不對,不對,不對。 維琪:你怎麼一直想要帶人家進洗手間。 羅傑:我的意思是,在這裡啦。 (用點頭表示隔壁那扇門,樓上的第一間。維琪領頭,羅傑跟著她。) 維琪:噢,黑色的床單耶!(拿一條出來。) 羅傑:這是放床單的櫃子啦。(把床單丟回去)這一間,這一間,這一間啦。 (他把箱子和袋子放下,緊張掙扎著把二樓的第二扇門,主臥室的門打開。) 維琪:噢~你真的好急喔。 羅傑:快點吧。 (羅傑和維琪進入主臥室。) (可是其實他們沒有,因為主臥室的門打不開。) (傳來鑰匙的聲音,大門開了。菲力浦站在門口,拿著一個紙箱子。他大概四十歲,健康的膚色。他是個劇作家,寫一些引人入勝卻帶著迷人的,某個時代所獨有氣氛的新作品。) 菲力浦:…對,可是克拉凱提太太今天下午放假。 洛伊德:等一下。 (佛拉菲亞入場,她大約三十歲左右,和上述的角色是絕配。) 洛伊德:等一下。 菲力浦:所以,現在整間房子都是我們的了。 (菲力浦拿著一個旅行袋走進來,然後把門關上。) (可是門關不起來。台上一陣空白。蓋瑞努力的把門打開,而樓下的菲德列克則努力的把門關起來。) 洛伊德:然後,上帝說,等一下。然後他們就等一下。然後上帝見了,覺得一切都很糟糕 。 蓋瑞:對不起喔, (對菲德列克和碧玲達,他們也就是扮演菲力浦和芙拉米雅的演員) 親愛的,這門開不起來。 碧琳達:不好意思喔,親愛的,這門關不上。 洛伊德:而上帝說了,帕珮! 菲德列克:對不起喔,大家,我做錯什麼了嘛?你們也知道我笨手笨腳的。 碧琳達:親愛的小菲,你演得很棒,很完美。 菲德列克:只要不是我搞砸的就好了。 (帕珮從舞台側邊走進來。) 洛伊德:然後,帕珮就出現了,而上帝說,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還有,把提姆給我叫來把門搞定。 (帕珮從舞台側邊離開。) 碧琳達:噢,我好喜歡技排喔! 蓋瑞:噢,她喜歡技排耶!(深情地)她真的很,我說,天啊,她喜歡技排耶!道蒂!道蒂跑哪去了? 碧琳達:每個人都對每個人好好喔。 蓋瑞:喔,她真的,我說,她真的很,不是嘛? (道蒂從廚房進來。) 碧琳達老是這樣,你知道。 碧琳達:可是我說親愛的小菲啊,你難道不喜歡一個美好,而且通宵的技排呢? 菲德列克:我喜愛技排的原因就只有…你可以有真的坐在家具上的機會。 (他坐下來。) 碧琳達:喔,親愛的小菲!能看到你開心起來說笑話真是太好了。 菲德列克:我剛剛說了個笑話嘛? 碧琳達:這個劇組的人真是太好相處了。真是個快樂的劇組。 道蒂:到了我們十二個禮拜後在史塔克頓昂提演出時你就知道了。 碧琳達:(坐下來)你還好吧,親愛的洛伊德? 洛伊德:我開始了解上帝當初坐在黑暗之中創造世界的感覺。(吞了一顆藥) 碧琳達:那他覺得怎麼樣呢,親愛的洛伊德? 洛伊德:他非常的慶幸有帶他的普拿疼。 碧琳達:他有六天來創造世界耶,我們只有六個小時。 洛伊德:然後上帝說,提姆他媽的到底在哪裡? (提姆從舞台側邊走進來。他是舞台監督,他累壞了。) 原來提姆他媽的在這裡。上帝又說了,他說,要有門,在打開的時候會開起來,關門的時候會關好;然後,讓那個門將世界一分為二:佈景前面,還有佈景後面。 提姆:有什麼事? 洛伊德:門。 提姆:我在弄那些香蕉泥,代替沙丁魚的。 洛伊德:門。 提姆:門? 洛伊德:我打賭上帝一定有一個聽得懂英文的舞監。 碧琳達:親愛的提姆,這扇門關不起來。 蓋瑞:然後主臥室,沒辦法,你知道。 提姆:喔,好的。(開始修理那些門。) 碧琳達:(對洛伊德說)他整整四十八小時沒有睡覺了。 洛伊德:別擔心,提姆,再過二十四小時,一天就又過去了。 (洛伊德走上舞台) 碧琳達:噢,看啊,他下凡來到我們身邊了。 洛伊德:聽著,既然我們停下來了。好,這個佈景光是搭就搭了兩天,所以我們就沒時間走服裝整排了。沒關係,把第一天演出當成是服裝整排就好了,只要我們今晚能夠把整齣戲關於門和沙丁魚的部份走一遍就好了。就只要這樣就好了,門,還有沙丁魚。出現,消失。把沙丁魚拿上台,把沙丁魚帶下去。這個就是所謂的荒謬劇啊。這個就是劇場。這個,就是人生。 碧琳達:天啊,洛伊德,你好深奧。 洛伊德:就這樣給我繼續下去,"砰,砰,砰"。"砰"一聲你上場了,"砰"的一聲台詞說完了,然後"砰"的一聲你滾下台。這樣一切的一切就會完美地‧‧‧塞爾斯頓在哪裡? 碧琳達:喔天哪。 蓋瑞:喔天哪,喔天哪,喔天哪! 碧琳達:塞爾斯頓! 蓋瑞:塞爾斯頓! 洛伊德:帕珮! 道蒂:(對洛伊德說)我以為他和你一起在前台的啊? 洛伊德:我以為他和你們一起在後台? (帕珮從舞台側邊走進來。) 莫布雷先生在他的更衣室裡面嘛? 菲德列克:喔,我想他應該不會,在技排的時候應該不會吧。(對布魯克說) 你說呢? 布魯克:誰不會? 蓋瑞:塞爾斯頓,我們找不到他! 道蒂:有一半的機會,他會。 布魯克:他會幹嘛? (蓋瑞、道蒂和洛伊德一起比了比手勢,或舉杯,或抬起手肘,或做醉態。) 碧琳達:好啦,別這樣嘛,公道點,我們又不知道。 菲德列克:讓我們先別做出任何結論嘛。 洛伊德:讓我們先把替身準備好。提姆! 提姆:嗯? 洛伊德:快點把門搞定,你要代替塞爾斯頓上場。 提姆:喔。好的。 道蒂:他不應該不見蹤影的啊。我的意思是,他怎麼會不見呢? 碧琳達:他在排戲的過程時一直都很安分啊。 蓋瑞:對啊,因為在排練場我們都,嗯,我是說,可是我們都,嘖,你懂我意思? 洛伊德:你意思是你可以看到所有的人。 蓋瑞:然後現在這裡,你知道。 洛伊德:分作兩邊。對,我們有個前台和後台。然後現在,我們找不到他。 (帕珮從舞台側邊走進來。) 帕珮:他不在他的更衣間裡。 道蒂:你找過洗手間了嘛? 帕珮:找過了。 道蒂:佈景棚呢?道具間?放塗料的地方? 帕珮:也找過了。 菲德列克:(對道蒂說) 你以前就和他一起工作過了,對吧? 洛伊德:(對帕珮說) 報警。 (帕珮從舞台側邊離開。) 門搞定了嘛?好,去換裝。 (提姆從舞台側邊離開。塞爾斯頓˙莫布雷從劇院前座觀眾席的後面出現。他大概七十來歲。身上穿著小偷的服裝。在接下來的對話時他走下了走道,然後站在舞台的前面,看著台上的每個人。) 洛伊德:對不起喔,親愛的道蒂。 道蒂:沒有啦,是我的錯,親愛的洛伊德。 洛伊德:是我選他的。 道蒂:"就再給他個機會吧,"我說。"最後一個機會!"我的意思是,你又能怎麼辦?我們以前一起在皮爾布斯的每週劇場演出嘛。 蓋瑞:(對道蒂說)這都是我的錯,親愛的道蒂──我不該讓你這麼做的。我應該站出來說話的。我早該說的:"聽著,道蒂,我親愛的,你真的不該心軟,你知道,因為啊道蒂,我的小親親,對你來說這次巡迴演出可不只是,你懂我意思?──這可是你的畢生積蓄啊!" 洛伊德:我們都知道,蓋瑞寶貝。 (碧琳達抱著道蒂。) 道蒂:我可不是為了賺錢喔。 菲德列克:你當然不是啦,道蒂。 碧琳達:我們都知道。 道蒂:我只想要順便得到一點點回報嘛。 碧琳達:我們都知道,親愛的。 蓋瑞:一點點可以買一間小房子的回報,我說天啊,這個要求不算過分吧。 碧琳達:(對布魯克說) 喔好啦,來,我親愛的。你可別怪你自己啊。 布魯克:啊? 碧琳達:你不要哭嘛。我不會讓你哭的喔。 布魯克:不是啦,我的隱形眼鏡裡好像有髒東西。 菲德列克:對,這不是布魯克的錯。不能要求她去注意每個人的動靜。 (道蒂指著塞爾斯頓,卻沒發現他。) 道蒂:可是他在彩排前就一直站在前排觀眾席那邊啊!我有看到! 布魯克:我們現在在說誰啊? 碧琳達:沒關係啦,親愛的。我們知道你什麼都看不見。 布魯克:你是說塞爾斯頓?我可沒瞎,我當然看得見他。 (他們轉過身去,發現他。) 碧琳達:塞爾斯頓! 蓋瑞:我的天啊,他一直都在這邊! 洛伊德:跟哈姆雷特他老爸一樣! 菲德列克:我說,你嚇我們好大一跳,塞爾斯頓。我們以為你去…我們以為你…嗯,不在這邊。 道蒂:你跑哪去了啊,塞爾斯頓? 碧琳達:你還好吧,塞爾斯頓? 洛伊德:講話啊! 塞爾斯頓:這是派對嘛? 碧琳達:"這是派對嘛?"? 塞爾斯頓:是嗎?什麼,我一直以為是要彩排的耶。 (他走上台去。) 我剛剛吃飽,在前排觀眾席的後面打個盹兒,想說等下準備好要彩排。 碧琳達:噢,他這樣真是太可愛了。 洛伊德:既然現在我們可以看得到他,那真是可愛斃了。 塞爾斯頓:那我們現在在慶祝什麼? 碧琳達:"我們現在在慶祝什麼?"? 道蒂:真是個討人厭的老傢伙。 洛伊德:我們正在慶祝發現你啊。 塞爾斯頓:阿~~該不會錯過第一晚演出了吧,我? 碧琳達:他是不是很棒? 道蒂:如果你錯過第一晚的話我們一定會通知你的,不要擔心,或是任何一個晚上。 洛伊德:我們會說的相當大聲而且清楚。 (提姆從舞台側邊進來。他焦急的等著可以和洛伊德說話的空檔。) 塞爾斯頓:可是我以前有一次真的錯過第一晚耶,你知道嘛,那次還真的造成很大的混亂。那次是在利物浦,1934年,你記得當時的情況是怎樣的… 洛伊德:真是歷歷在目。提姆。你看起來好累,而且很焦急,你該不會是想要為我們付出太多吧? 提姆:我找不到裝備。我找遍了他的更衣室,我也找遍了藏衣室。 (洛伊德指了指塞爾斯頓) 噢。 塞爾斯頓:啤酒?在衣櫃裡嗎?? 洛伊德:沒有,塞爾斯頓。提姆,你需要休息一下,你何不安靜的在樓上坐下,算一算我們的營業稅? 提姆:我想我還是先弄香蕉。 (提姆從舞台側邊離開) 碧琳達:他已經四十八小時沒有坐下來了,洛伊德。 洛伊德:(大聲呼喊)不要倒下阿,提姆。我們還不確定阿。 塞爾斯頓:那接下來要做什麼呢? 洛伊德:好,塞爾斯頓,我想我們必須試著排演一下。 塞爾斯頓:噢,我不想,謝謝你。 洛伊德:你不想 ? 塞爾斯頓:你們繼續吧,我會坐在這裡看著。衣櫃裡有啤酒,是不是阿? 畢琳達:不是,我的甜心,他要我們排演。 塞爾斯頓:是的,我想我們必須彩排,我們不是嗎? 洛伊德:彩排!是的!說得好,塞爾斯頓。我就知道你想的到。好了,從碧琳達和菲德列克的進場開始‧‧ 帕珮從舞台側邊進來,很緊張的樣子。 噢,我的天哪,現在情形怎樣了? 帕珮:警察! 洛伊德:警察? 帕珮:他們發現了一位老先生。他躺在地上毫無意識,就在對街的門街上。 洛伊德:噢,謝謝你。 帕珮:他們說他非常的骯髒而且發臭,然後我就想,我的天哪,因為… 洛伊德:謝謝你,好了,帕珮。 帕珮:因為當你走近塞爾斯頓… 碧琳達:帕珮! 帕珮:不,我的意思是說,當你站在塞爾斯頓附近,你不得不發現這非常明顯的… (她停住,開始嗅著什麼味道) 塞爾斯頓:為什麼?他聞起來有點臭,是不是啊? 碧琳達:不!不!不! 蓋瑞:不是你,親愛的。 菲德列克:是別人。 洛伊德:是隻狗,沒錯。 塞爾斯頓:噢。 蓋瑞:(輕聲說)我的天哪! 塞爾斯頓:(對帕珮說,把手繞著她肩膀)人是聽的出暗示的,你只需要說“那裡有另外一個有著一樣臭味的人”然後我就會懂啦,如果我就是那傢伙。 (塞爾斯頓離開走進書房) 碧琳達:噢,老天保佑他! 道蒂:他還真會算時間,不是嗎? 洛伊德:告訴我,帕珮,我親愛的,你是怎麼找到像這樣需要機敏和理解力的工作?你不是誰的女朋友吧,是嗎? (帕珮吃驚地看著他) 碧琳達:別擔心,帕珮,我親愛的。他真的沒有聽見。 (塞爾斯頓從書房走進來) 塞爾斯頓:不是這裡? 洛伊德:是的,是的,那裡! 碧琳達:我親愛的,坐下吧。 道蒂:回去睡覺吧你。 洛伊德:還要再二十頁才會到你。 塞爾斯頓:我想我回去睡覺好了,還有二十頁才輪到我阿。 (塞爾斯頓走進書房,帕珮從舞台側邊離開) 洛伊德:我們繼續吧。 (他走回觀眾席 ) 道蒂在廚房,烤著滋滋響的沙丁魚。小菲和碧琳達在前門外不耐煩地等著。蓋瑞和布魯庫緊張地進入臥室。時間慢慢的往前倒退回到過去。 (演員退場,道蒂進入廚房,蓋瑞和布魯克上樓消失進臥室,菲德列克從前門出去) 碧琳達:(對洛伊德低聲說) 他們是不是很甜蜜? 洛伊德:什麼? 碧琳達:蓋瑞和道蒂。 洛伊德:蓋瑞和道蒂? 碧玲達:噓! 洛伊德:(低聲說)什麼?你的意思是他們…? 碧琳達:這原本是個秘密。 洛伊德:可是她老的可以… 碧琳達:噓! 洛伊德:蓋瑞和道蒂?川普曼和克拉凱提太太? 碧琳達:你不知道啊? 洛伊德:(用他原來的聲音)我只是上帝,碧玲達,我親愛的。我只是一個有英文 學位的人,我什麼都不知道。 (蓋瑞從臥室走進來 ) 蓋瑞:發生什麼事了? 洛伊德:應該你告訴我阿,蓋瑞甜心。 (碧琳達從前門離開) 蓋瑞:我的意思是,我們在等什麼啊? (道蒂從服務區進來,滿臉疑問) 洛伊德:我不知道你在等什麼?她的十六歲生日? 蓋瑞:什麼? 洛伊德:或者只是暗示。布魯克! (道蒂從廚房離開) (布魯克從臥室進來) 洛伊德:你甚至連門都打不開。 維琪:你甚至連門都打不開。 洛伊德:把門關上,親愛的。 (羅傑和維琪進入臥室退場) (菲力浦從前門進來) 菲力浦:是的,不過這是克拉凱提太太休假的下午。 (芙拉米雅進場) 這裡完全是我們的了。 菲力浦把旅行袋拿進來並關上門。 芙拉米雅:看! 菲力浦:妳喜歡嗎? 芙拉米雅:我不敢相信! 菲力浦:一個完美的幽會地點。 芙拉米雅:家! 菲力浦:家! 芙拉米雅:我們的秘密約會。 菲力浦:最後一個會有人來找我們的地方。 芙拉米雅:這真的很有趣,這樣偷偷摸摸的進來。 菲力浦:這真是該死的嚴重啊!如果國稅局發現我們在國內,即使只有一晚,他們會追上來宣稱我們是移居國外的居民,拿走幾乎全部的年收入。我怎麼感覺像個違法移民。 芙拉米雅:我告訴你我想要什麼。 菲力浦:香檳?(從袋中拿出一瓶香檳) 芙拉米雅:不知道克拉凱提太太曬棉被了沒有? 菲力浦:親愛的! 芙拉米雅:為什麼不呢?沒有小孩子、沒有親友拜訪,完完全全只有我們兩個人啊! 菲力浦:倒是真的。(拿起袋子和箱子帶著芙拉米雅上樓)當一個逃稅者的確有些該說的。 芙拉米雅:不要拿這些東西嘛! (他放下袋子和箱子,親吻芙拉米雅。她溜上樓梯,笑著,菲力浦跟上去) 菲力浦:噓! 芙拉米雅:什麼? 菲力浦:國稅局可能會聽到我們的聲音。 (他們躡手躡腳的走到臥室門前) (克拉凱提太太從廚房進來,手上拿著一盤新鮮的沙丁魚) 克拉凱提太太:(自言自語道)我到底對第一盤沙丁魚於做了什麼阿?我大概永遠不會知道了。 (她把沙丁魚放在電話桌上,坐在沙發上) 菲力浦和芙拉米雅:(從走廊往下望)克拉凱提太太! (克拉凱提太太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克拉凱提太太:你們嚇死我啦!我的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菲力浦:我也是! 芙拉米雅:我們以為妳不在! 克拉凱提太太:我以為你們在西班牙呢! 菲力浦:我們是在西班牙,我們是! 芙拉米雅:妳沒有看見我們! 菲力浦:我們不在這裡! 克拉凱提太太:噢,就像這樣嗎?所得稅在追著你們跑啊? 芙拉米雅:他們會如果他們知道我們在這裡。 克拉凱提太太:好吧,那麼,親愛的,你們不在這裡。我沒看見你們,如果有任 何人問起你們,我什麼都不知道。去睡覺吧,是嗎? 菲力浦:噢… 芙拉米雅:呃… 克拉凱提太太:是阿,像這種情形最適合睡覺了。你們會需要你們的東西,看吧。 (指著旅行袋和箱子) 菲力浦:喔,是的。謝謝你。 (他下樓來,撿起袋子和箱子) 克拉凱提太太:(對芙拉米雅說)對啦,那床的棉被還沒有曬呢,親愛的。 芙拉米雅:我要去拿個熱水袋。 (芙拉米雅進入閣樓的浴室) 克拉凱提太太:我把所有的信都放在你書房了,親愛的。 菲力浦:信?什麼信?你轉交所有的信嗎,不會吧? 克拉凱提太太:除了國稅局的信之外,親愛的。我可不想毀了你的假期。 菲力浦:噢,我的天哪,它們在哪? 克拉凱提太太:我把它們都放在小信閘裡了。 菲力浦:信閘? 克拉凱提太太:在你書桌上的小信閘阿,親愛的。 (克拉凱提太太和菲力浦進入書房,菲力普手上還拿著袋子和箱子。他繼續找,克拉凱提太太則在門口等他) (羅傑從臥房出來,仍穿著衣服,繫著領帶) 羅傑:是的,可是我聽到聲音! (維琪從臥室出來,只穿著內衣) 維琪:聲音?什麼聲音? 洛伊德:等一下,小菲,什麼問題嗎? 菲德列克:洛伊德,你知道我的動作有多愚蠢。對不起,蓋瑞,對不起,布魯克。只是我不太清楚(對洛伊德說) 為什麼我要把東西拿進書房啊?如果我把他們留在這裡不是比較自然嗎? 洛伊德:不。 菲德列克:我只是覺得這樣或許會比較合乎邏輯… 洛伊德:不 菲德列克:洛伊德,我知道現在這樣說有點太遲… 洛伊德:不,小菲,在開演前我們還有幾分鐘的時間。 菲德列克:謝謝你,洛伊德。只要我們不要被過度壓迫就好了。我只是不了解為什麼他要帶著旅行袋和箱子去找他的信。 蓋瑞:因為它們必須在我的下一幕消失! 菲德列克:我知道。 畢琳達:還有,小菲,塞爾斯頓那一幕需要它們在書房。 菲德列克:這我也曉得… 洛伊德:塞爾斯頓,他在哪裡?在那兒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