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藏在寂靜森林中的藍色泉水
  • 315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4~人魚公主

「我會生下我們的孩子。」 王妃看著自己的肚子,眼神有著無限地溫柔。 國王則感到有些疑惑。 「相信我,一個母親總會感覺的到。」 王妃給了國王一個微笑。 「加油!去做你應該做的事吧!」 國王激動地抱著王妃。 「我的公主,是妳給了我與眾不同的生命,我會盡最大力量給妳幸福,除死方休。」 正當國王為了保住王位而奮鬥。 卻傳來王妃生病的消息。 一開始還能夠喝下牛奶或蜂蜜等液體食物。 到後來除了水之外,任何東西都會引起嘔吐。 王妃身體逐漸消瘦。 給人的感覺似乎越來越柔軟,也越來越透明。 一種轉變正在發生。 御醫們束手無策。 國王告訴御醫們王妃可能是懷孕了。 但是御醫們全體一致認定。 這絕對不像是懷孕,而是一種怪病或是…詛咒。 「必須將王妃徹底隔離,等到她痊癒為止。」 「我們必須為全國人民的健康著想。」 不顧國王的反對,紅衣大主教親自下令。 將王妃單獨隔離在一座小海島上。 只派了兩個又聾又啞女奴照顧她。 在將王妃送到孤島那天,國王幾近崩潰。 「王,你別傷心,請好好照顧自己,我相信未來都會變的更美好。」 王妃的聲音有氣無力,神情卻顯的既滿足又堅定。 幾個月後,由於國王拒絕與紅衣大主教之女結婚。 被教廷控以殘暴虐殺人民等罪名。 紅衣大主教以神聖審判的名義做出判決,國王必須退位並另選新王。 國王帶著自己所屬的禁衛軍殺出僧兵團的包圍,直奔囚禁王妃的小島。 「王,你來了。我好想你。」 「嗯,我來了。不過我現在已經不是王了。」 王妃臉上帶著微笑並虛弱地搖了搖頭,彷若這一切並不重要。 一陣巨痛突然奪走了王妃臉上的微笑,美妙的呻吟聲夾雜著一陣陣的折磨與苦楚 彷彿吟唱出生命中一切的美麗與永恆的哀愁。 「我的公主,妳怎麼了?」 王妃的痛苦彷彿化成驚慌的小鳥,在國王胸口撲打飛竄。 「我快死了,有件事我必須告訴你。其實,我是你們傳說中的人魚。我救了你好幾次,記起來了嗎?你練習游泳時…」 王妃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我不在乎,我只要妳陪著我。我幫妳找醫生,妳等等。」 國王轉身呼喚衛兵,但國王何嘗不知道,茫茫大海中的一個孤島,要去哪找醫生呢? 「不,王仔細聽我說。死亡是為了讓新的生命開始的過程。」 王妃拉住國王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 「感覺到了嗎?這是我們的孩子。我死後會化成守護孩子們的城堡。」 王妃在巨大的痛苦中,告訴國王,人魚們的文化與生活,更重要的是繁衍新生命的過程。人魚在懷孕末期會死去,而身體會轉變成如水晶般的物質,那是全世界最堅硬最燦爛的寶石,就是你們傳說中的人魚水晶,只有人魚寶寶出生時的哭聲可以破壞。 「而且人魚寶寶出生時都是一對的,一男一女。請王先幫孩子們取個名字吧。」 國王將耳朵輕輕靠在王妃腹部,閉眼傾聽感受。 「女孩就叫珊瑚,男孩以海神為名,就叫波瑟顿吧!」 「他跟他的祖父是同樣的名字,以後一定是個勇敢正直的男人。」 國王驚訝不已,緊緊抱著王妃,口中喃喃念著。 「妳是我的公主…我的公主…」 此時王妃已經痛的暈了過去。 突然禁衛軍的隊長,急急忙忙衝進王妃房中,他全身染滿鮮血,。 「國王,偽王帶著聖騎團與僧兵團攻進來了。弟兄們擋不住了。」 「叫大家還是快逃吧!」國王抱起已經陷入昏迷的王妃,大步奔出。 屋外正在血戰,國王的禁衛軍們雖然勇猛,但寡不敵眾,已經死傷大半。 勸降聲不斷,卻沒有一個人願意放下武器。 國王大聲呼喊。「全部住手,我是國王,叫你們新主人過來。」 只見紅衣大主教跟一個身穿鐵灰盔甲披掛著紫色披風的騎士,騎著馬並肩而行。 來到國王面前,騎士脫下了頭盔。 「王兄,好久不見。」 國王驚愕不已,這個騎士是因虐殺數百名少女,而被父王放逐的弟弟。 「大主教,你難道忘記他曾經做過的事。他…」 紅衣大主教打斷國王的話。 「新王已經在神座前懺悔,並得到寬恕了。他現在是我們的國王。」 紅衣大主教說完後,向騎士行禮致敬。 國王無奈地搖了搖頭,深深嘆了口氣。 「我只有一個請求,別傷害我的妻兒,還有放過我忠誠的士兵們。」 「交換條件是什麼?」騎士傲慢地將劍指向國王。 國王輕輕地將王妃交給身旁的隊長。在隊長耳旁交代著。 「這是我最後一個命令,你必須活下去並保護我的妻子與兒女。」 國王冷不及防地拔出隊長的配劍,往自己脖子猛然劃去。 「用我的生命為條件,違背誓言者將遭大海吞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