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藏在寂靜森林中的藍色泉水
  • 317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3~人魚公主

終於飢餓的人民們群起暴動,狂暴怒火在王國裡蔓延。 暴民們燒殺擄掠,所到之處都化為廢墟,各地領主僱傭兵前去鎮壓。 國土爆發可怕內戰,暴民們數量遠遠超過傭兵。 那戰況是有如一群餓狼撕裂家犬般的大屠殺。 貴族領主全族不分男女老幼都被暴民們酷刑至死。 戰火吞沒一座座莊園,也吞沒一盞盞希望。 母親們再多的淚水也無法阻止生離死別的悲劇發生。 「吾王,請盡快派兵前去鎮壓。」 「不行,那些都是我的人民,要另外想出和平解決的辦法。」 「遲疑只會帶來更多傷亡。」 「難道沒有別的方法了嗎?」 「那些暴民已經失去理性了,根本無法溝通,除了派兵之外別無辦法。」 紅衣大主教發出教令,表達教廷立場。 所有背棄神,行邪惡之事的罪人,都應受到嚴懲。 在王公大臣與貴族們一再的慫恿下。 國王還是派出了軍隊,以血腥的手段鎮壓暴動。 配備精良的正規軍,化作千萬枝銳利的長矛,摧毀所能及的一切。 使原本脆弱不堪的民心,更加地千瘡百孔。 領軍的將軍們相信唯有比暴力更加的殘酷,比血腥更加的瘋狂,才能鎮壓住暴動。 於是展開了一連串以村莊為單位的審判與大屠殺。 凡是有可疑的,皆需斷絕後患。 「必須將病源徹底割除,哪怕要斬斷手腳,這才是勇氣的表現。」 這句話是領軍將領最常說的一句話。 當時甚至有一條道路被稱為穿刺之路。 道路兩旁密密麻麻矗立著一具具受穿刺酷刑而死的屍體。 那些屍體只剩皮包骨,幾乎分不清是男是女。 彷彿是悲涼的孤魂野鬼們,一排排飄呀飄地在風中。 等到狂暴的火炎逐漸熄滅,爭戰終於畫下了休止符。 王妃焦急地發起以戰後孤兒為主的援救行動。 她動用自己所有能及的一切資源,甚至親自截下進貢給教廷的物資,開始設立起一間間的救濟所與孤兒院。 當她前去臨時設立的孤兒收容所探視孤兒們時。 看見那一雙雙枯瘦的小手,虛弱地連碗都捧不起。 王妃當場淚流不止,哭紅了雙眼。 如著魔般連續三天三夜不曾合眼,照顧著飽受驚恐,虛弱至極的孤兒們。 直到國王派人硬將王妃抓了回去。 王妃一回到皇宮,心底平靜的海洋刮起狂風暴雨。 未等梳洗淨身,便蓬頭垢面地衝進正在舉行慰靈儀式的英靈聖殿。 她氣憤地在英靈聖殿上怒斥國王與眾臣。 王妃衝著正在主持儀式的紅衣大主教大吼。 「神允許這種事發生嗎?」 紅衣大主教保持沉默,而眾人卻兩眼無神彷若失了魂。 「老是將神放在嘴邊的你,為什麼不開口了。」 紅衣大主教閉起眼慢條斯理地指控著王妃。 「王妃擅自挪用獻給教廷的物資,這是褻瀆神的大罪,在聖殿咆哮更是不容寬恕。先將王妃關起來,三天後再審理。」 直到聖堂衛士將王妃架走,王妃仍怒吼不已,那聲音如海上的暴雷。 在聖殿內,在每個人心中,嗡嗡地迴響不停。 王妃遭教廷審判定罪,罪名是污衊神聖的英靈殿。 冷冷月光浸透黑鐵牢窗,王妃仰望著天空嘆息著。 那是繁星點點的弧月之夜。 當晚國王前往探視牢中的王妃,希望王妃能向紅衣大主教告解認罪。 「這樣妳就可以獲得赦免。」 王妃冷漠以對不發一語。 「求求妳,我不能失去妳。」 國王突然跪下痛哭流涕,沐浴著月光的王妃猶如女神,靜靜地看著一切發生。 直到國王哭聲止息,王妃才起身溫柔地抱著國王。 那擁抱帶著許多的憐惜,卻有著更多的無奈。 自己愛上的男人原來是這模樣,她邊仔細端詳著國王,邊拭去國王臉上的涕淚。 於是王妃作出一個出乎國王意料的舉動。 她站起身來將羅衫輕解,潔白月光映照著她雪白的軀體,那是結合著極致美感與生命力的動人曲線。 國王激動地抱住王妃,那是一夜只屬於王子與公主的美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