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藏在寂靜森林中的藍色泉水
  • 315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毒蛇與紅眼睛1-5

「那一大片紫花苜宿真是美極了。」 斯斯滔滔不絕地描繪著未來的美景,視線似乎總專注地凝視著遠方,好像一停止敘述,一切美好便會消逝。 「嗯~等你好了再帶我去,現在要多多休息哦。」 斯斯彷彿沒有聽到般,瞇著雙眼依然不停地說著。 「那裡有一堆石塊,我們可以在石堆下面挖個地洞,冬暖夏涼一定很舒服。」 「我還可以在石頭上曬太陽,妳可以在紫色花叢裡打盹。」 「一切都是如此美好,安全又舒適。」 樹洞外的影子隨著陽光的舞步一步步移動著,微風偶爾會淘氣地來打亂節奏。 幾天後,露露心想。 斯斯若是再不吃東西,就算不病死也會餓死。 於是鼓起勇氣準備去捕捉青蛙。 但既沒有尖牙更沒有利爪的瘦弱兔子,該怎麼抓青蛙呢? 露露硬起頭皮,咬緊牙根。 在小溪裡到處橫衝直撞。 可是青蛙們往往在露露靠近前,就不慌不忙的躍開。 甚至有些體型較大的青蛙會在靠近前。 故意弄出好大水花濺濕露露。 吵雜的蛙鳴聲此起彼落。 呱呱呱呱地嘲笑著露露。 露露一直到月亮的銀光灑遍大地,才帶著滿身泥水回到樹洞裡。 露露靠在仍昏睡的斯斯身邊,因無力感而哭泣著。 第一次,多麼希望自己有尖牙,有利爪。 好怨恨如此弱小的自己。 露露邊啜泣著邊進入夢鄉。 隔天一早露露再次嘗試著狩獵。 但是既沒有尖牙也沒有利爪的她。 只是讓絕望與無助感持續推疊著。 一天接著又一天。 淚水已逐漸被麻木所取代。 某天夜裡。 月亮被突如其來的烏雲所包圍,讓被夜晚肆虐的大地顯的更加黑暗。 露露在半夢半醒中,感覺到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壓迫得無法呼吸。 她嚇的睜開雙眼,原來自己被一條毒蛇緊緊纏繞住。 在偶爾溜出烏雲的月光下,毒蛇目露凶光殺氣騰騰。 露露認出那毒蛇是斯斯。 閉上了眼,放棄了掙扎。 就當斯斯張開的嘴快碰觸到露露時。 烏雲被一陣冰涼的夜風驅散,月光如瀑布般傾洩而下。 斯斯忽然像是驚醒一般嘶吼一聲,拋下露露往樹洞外衝了出去。 一路上留下的斑斑血跡,在月光下映著異樣的光芒。 露露在樹洞裡瑟縮顫抖著,直到黎明曙光輕輕地用溫暖鼓勵著她。 給了她重新站起來的氣力。 露露鼓起勇氣戰戰兢兢地循著乾涸的血跡前進。 眼前所見,竟是一片驚恐。 毒蛇癱在小溪邊,肚子撐的又圓又大。 到處都是血。 露露小心翼翼地靠近毒蛇。 可是一碰到毒蛇的身體,露露不由得一陣噁心。 牠那已死的體內塞滿了嘩啦作響的鵝卵石,將皮膚撐成幾近半透明的膜。 露露頭也不回地一路狂奔。 直到在那充滿回憶的樹洞附近。 草叢裡,露露開始不斷劇烈地嘔吐。 忽然露露聽見熟悉的聲音。 那是毒蛇滑過草皮時所發出的輕微沙沙聲。 眼角瞥見。 翠綠色的光澤,該不會是… 露露感覺到身體被銳利的異物侵入。 麻痺感從體內的劇痛處,急速擴散至全身。 整個世界開始模糊旋轉起來。 光線一層層漸漸地剝落,留下濃稠的黑暗。 眼角似乎還能瞥見。 那紅褐色泥土地上的999。 是誰? 在歌唱著。 那天降下的雪花香甜如蜜。 一條翠綠色的毒蛇正邊打著飽嗝邊跟一隻烏鴉聊天。 「剛剛我遇到一隻蠢兔子,看到我連跑也不跑,甚至毫不掙扎。」 「我毫不費力就把她吞了。不過實在太瘦了,可能稱不了幾天吧。」 「我還發現,原來這隻兔子不只眼睛是紅的,連眼淚也是紅的,有意思吧。」 我們真的是群體的動物嗎? 我們孤單單的誕生,孤單單的死去。 只能孤單單的承受痛苦,孤單單的努力存活。 所謂的父母子女親朋好友戀人啊! 不過是些活在比較近處之人。 即便單單是來場風雨。 也可能在一夜之間面目全非血淋淋。 悲慘地叫一聲:神呀! 唉~那不過是迴蕩在絕望呼喊中的一種聲音而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